燃气初装费到底怎么了?无锡燃气报警器厂家告诉你

2020-09-1450

事件一:重庆取消初装费


2018年9月29日,重庆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了《重庆市天然气管理条例(修订草案)》,“按照当前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改革精神,删除了征收用气初装费的规定”。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迅速发酵,导致在香港上市的几大燃气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跌幅约10%。




事件二:湖南统一“居民安装费”1800元/户


2019年1月25日,湖南省发改委公布了《关于将居民燃气庭院管网和室内管道安装费更名为居民燃气工程安装费及有关事项的通知(湘发改价商〔2019〕45号)》。该通知除了更名,更主要的目的是明确“居民燃气工程安装费实行最高限价管理,省辖市不分新建住宅还是原有住宅新装天然气每户不超过1800元”。


此文件一出,城燃同仁们的叹息声此起彼伏。大家都已经对“安装费”下调有了心理预期,但是没想到湖南这么狠,直接降到2000元以下。






2

“初装费”的前世今生

常见“初装费”有两种含义。


种是指向用户收取一定比例的红线外调压站、市政配气管网等公用设施的建设费用。常见的名称有初装费、碰口费、开户费、入网费等。按上世纪80年代政策,燃气市政公用设施本应由地方政府拨付“城市燃气基础设施配套费”或燃气公司自行投资建设,但当时城燃企业都是地方国企或事业单位,且都亏损,政府和燃气企业资金有限,故将部分费用转嫁给终端用户分摊。2001年发改委585号文件规定,因开发商在拿地时已经缴纳过“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水、电、气、热等企业不允许再收取“初装费”。之后,城燃公司陆续改制,经济效益提升,各地陆续取消了此种意义上的初装费,2010年之后,全国绝大部分城市已经停止收取。


第二种是指向用户收取的红线内燃气专用设施的相关费用。常见名称有报装费、接驳费、安装费、工程材料费等。根据《物权法》,此项费用由用户承担较为合理,但因燃气的专业性和安全性要求较高,行业惯例是新建楼盘由开发商统一向城燃公司支付代建费用,城燃公司采购材料、施工安装,开发商一般将此费用打入房价,最终由购房者承担。此项收费毛利较高,是城燃公司的重大利润来源,目前各地收费标准大多在2500-3500元/户之间,由地方政府自行定价。随着“反垄断”和对城燃行业的监管日益严格 ,2015年之后,要求燃气公司不可垄断终端燃气工程市场,开发商有权自行建设红线内燃气设施,符合相关技术和安全标准即可通气。不过,截止目前,除深圳等少数特大型城市已完全放开民用终端工程市场外,绝大部分城市还是由城燃公司代建客户内红线工程,但政府对收费的科目、成本、价格监管日益严格,毛利呈下降趋势,且易引发反垄断调查。


以前述两个热点事件为例:


重庆在修订《燃气管理条例》前,新建民用户安装费用分为两部分,一为初装费1150元/户,这就是种红线外的;一为安装费1000元/户,这就是第二种红线内的,两者合计2250元/户。重庆要取消的是种1150元的“初装费”,第二种1000元“安装费”还是可以收取的。


湖南通知中明确了1800元/户的“安装费”是指“用户建筑区划红线内天然气安装工程造价,包括设计、施工、监理、验收费用,管线材料(普通型)、居民用燃气计量表具、减压阀等设施价款,检测、维护费用。即从城市低压管切口开梯到用户终端燃气燃烧器具接口处所需的所有管网、设备设施及其安装费用。”这个就是很明确的第二种。


3

“初装费”的对燃气公司有多重要?



对于具体的燃气公司而言,要看其客户结构:如果是以工商客户为主的燃气公司,“初装费”的变化对其影响极其微弱;如果是以民用户为主的燃气公司,那“初装费”的变化对其影响就极其重大,甚至决定其是盈利还是亏损。


从整个行业来看,“初装费”对于绝大部分燃气公司都是一项重要的业务组成,对收入的影响还是其次,对利润和现金流的影响就非常大了。具体的数据,大家可以通过下表有个大概认识。  


 




4

“初装费”的未来

客观的说,在全国范围内,将居民红线内的燃气工程完全放开并不现实。绝大部分的地级以下城市,每年的民用燃气工程市场太小,不具备同时养活几家工程公司还要彼此竞争的规模。而且,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和司法实际案例,只要发生民用燃气事故,有人身伤亡,燃气公司很难全身而退,即使完全没有责任,多少都要给点钱的。也就是说,不管工程是谁做的,安全的底都是燃气公司在兜着。所以,仅从确保燃气工程质量和安全的角度看,绝大部分城市的红线内燃气工程由燃气公司代建是较为现实的处理方式,三五年之内不会改变。


当然,以前可能个别地方的“初装费”太高,燃气公司的毛利也不低。在目前“降成本”、“反垄断”、“保民生”的大政策背景下,要求各地重新审定“初装费”的成本和定价也无可厚非,毕竟“讲政治”最重要嘛。但是,地方政府在实际操作中,很可能只是重新审定价格,而不会管成本,就是简单一句话“降价”,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政绩”。可是,各种材料、工程建安费用等都在逐年上涨,而收费不涨反降,只能呵呵了。


以笔者的经验,在保证材料品质和工程质量的前提下,重庆那种1000元/户的安装费,燃气公司可能还得倒贴钱,这个1000元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或2006年制定的,2018年,把另外的1150元取消了,但却不管剩下的这1000元够不够。湖南这种1800元的,燃气公司毛利也极低了,如果从财务角度算利润,可能也是负的。有人说,你卖气挣钱啊?说实话,燃气公司供民用气,挣钱的真不多。


如果,全国都像重庆和湖南比赛着降低“初装费”,那燃气公司只有两个选择:1尽量少开发民用户,2 偷工减料。不管是哪个选择,好像都是违背“保民生”的原则吧。




吐槽这么多,总结一下:


初装费,一直以来是各地方政府自行制定政策和收费标准,各地差异较大。全国来看,种红线外的几乎已全部取消,第二种红线内的普遍仍在收取。现在,在开始将其纳入监管重点之后,毛利水平逐步下降,法律风险逐步变大,甚至也有彻底取消的可能性。


各位城燃同行,大家只能希望,别的城市不要向重庆和湖南学习,至少学的别那么快。


然而,降低或取消“初装费”是的大方向,不以某个行业的意志为转移,看看电网公司,已经连续两年被要求降价“1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