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天然气这种能源谈起——兼论中国天然气的出路在何方

2020-08-0354

确切地说本人只对天然气这种能源熟悉,且一孔之见常与大潮流不符,可能对能源领域里其他学者专家不敬,这并非本意,一直敬仰尊重学者专家之成果,但总觉得他们可能公务在身,有些意见言不由衷,或者说研究领域层次太高,研究成果高大上,可望而不可及。过去曾发表过一些激烈言论,深表道歉。 能源是什么,形象地说能源是为发展这辆列车提供动力。现在这辆车速度慢下来,慢下来与国际经济大环境有关,也与我们自身问题有关。范围放大一点讨论,能源是人类文明的物质基础,绿色低碳,优质高效的能源事关整体经济发展,所以讨论能源不单是能源行业的问题。 纵观目前的国内能源政策一派混乱现象,搞煤的说煤基能源仍是主力能源,煤发电比天然气发电还清洁;搞油的质问谁说石油时代已经过去;搞气的一直自持为最清洁之能源,而现在步履蹒跚,特别是LNG,不知路在何方;更为蹊跷的是弃水弃光弃风现象;电动汽车行业的骗补现象等等,面对种种乱象不由得发问:“中国的能源行业还能再乱一些吗?”这种乱象的根源在于没有一个统一的能源政策,在经济粗放型增长时矛盾不突出,在经济低迷时矛盾加剧。但问题来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专家学者开出的处方可能存在问题,以下试一一分析并提出看法。 1、源头上的政策导向问题 (1)煤发电比天然气发电还清洁,这是今年两会上环保部陈部长的说法,陈部长是一位学者型官员,此话不是随便说说,正是代表了清华、煤发电领域里一批院士的说法。院士的观点从煤的运输到发电厂的清洁粉碎无粉尘污染,再到燃烧烟气处理无污染,煤清洁发电中国技术世界,这可能吗? (2)电动车汽车技术世界,电动汽车的核心是电池技术,在手机电池技术尚不过关的情况下说动力电池技术,能令人信服吗?废旧电池的环保处理技术能跟得上吗?电动汽车技术能否在重型货车,货运船舶上复制吗?依靠全体纳税人的钱支持电动汽车行业发展,造成了电动汽车行业的一时繁荣,也造成了骗补的沉重教训。一些地方政府如太原市、石家庄市禁止天然气出租车,要求更换为电动出租车,是有病乱投医还是追逐时髦,跟风而进?禁止天然气汽车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2、空洞的高调政策与务实的具体措施问题 (1)4000亿方如何落实。国务院、发改委在十三五能源规划中明确提出将天然气的利用率由现在的不到6%提高到10%,消费量由现在的不到2000亿方提高到4000亿方。传说这是总理在国务院会议的指示,学者专家们会后一度将总理的指示发挥到年4200亿方,最近在不断地调低,又变成了3600亿方,甚至3000亿方。总理的指示要落到实处,4000亿方的消化措施学者专家给出的用气大户是分布式能源,天然气发电等等,但是忽略了这两个用户最大的问题在于电网的态度。电网不大愿意分布式能源发电,以热定电;不大愿意天然气发电,因上网价高,电网也是企业,利润重要,煤发电都用不完,弃水弃光弃风,还能再需要天然气发电吗? (2)将天然气培育为主体能源(或称主力能源)到底是如何的培育法。近两年来,眼看着天然气增速缓慢,LNG更是遭遇滑铁卢,不少身处高层的学者专家一再高呼将天然气培育成主体能源,前几天的北京G20天然气日,更有国内外官员学者再次发声,天然气是主力能源。喊归喊,行归行。可以说无具体的环保政策和扶持政策。声音再大也难以落实。只要政策得当,不用精心培育,就像大坝开闸放水一样简单,波涛汹涌之势会呈现的。 3、乱开的处方误导能源行业 至少我认为一些专家学者为天然气这种能源行业开的处方有问题:(1)供给侧改革。问题不在供给侧,当年供给侧发展也是应市场需要,现在的问题是终端市场出了问题,刺激终端市场是根本出路。当然供给侧降本增放也是必要的。 (2)经济大转型。在所有行业都不景气的形势下,往何处转?开辟一个陌生的战场是那么容易吗。不断地创新、提高行业技术水平。精细化管理降低成本可能比转型要好。 (3)互联网+能源。似乎依靠互联网一网打尽天下,这是不可能的,互联网的本质是信息公开,互通有无,这是一种工具,比如说是一种优质铁锅,问题是锅里无米炒什么?也可以是一种烹调技术,同样锅里无米,技术再高顶何用?企业家家都建自己的互联网,谁撒网谁捞鱼? (4)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是从一堆杂乱无章的数据,分析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指导科技或经济发展,大数据不就是大学里数学课的“概率论”吗,如今换个提法就吹得神乎其神,同样它也是一种工具。 (5)分布式能源是能源发展的方向。分布式能源的最大特征是以天然气为基本能源,热、冷、电联产,这与前多年提出的热电联产有什么区别?区别是供冷,这要看基本能源是PNG还是LNG,是LNG就是高效利用,是PNG与用电来制冷无区别。分布式能源如果是中国能源发展的方向,电网,城市周边热电厂又该作何用?大系统大规模经营,安全性经济性好;分布式能源与大电网的关系是填平补缺或循环高效利用,而不是取而代之。 4、中国天然气的出路在何方 本人始终认为中国天然气的出路在于交通燃气,LNG的出路在于车船用气,其理由是: (1)居民用气不可能大幅增长,因为人口增长缓慢。 (2)工业用气不可能大幅增长,在目前工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工业用燃料不可能增大。天然气化工厂成本高,普遍亏损,凡是天然气能做的,煤都能做。 (3)分布式能源不可能大幅增长,如前述原因分布式能源只是相对大电网大热网的一种补充,不可能大规模发展。 (4)天然气发电不可能大幅增长。中国不缺电,不缺发电的能源,如煤,如水、风、光。天然气这种商品的属性是燃料,一次直接应用效率更高。同样清洁环保,为何非要经过发电环节。 通过以上分析,中国天然气的重要着力点在交通能源,大力鼓励天然气出租车、公交车,大力发展LNG重型货车和LNG动力船舶是落实4000亿的有力措施,使车船用气占比为天然气总消费量的1/3或者1/4,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电动汽车技术不可能复制在货运车船上,学术水平不代表产业水平。LNG车船是最好的车船过渡技术